听雪葳蕤

经幡动了,起风了

关于青梅竹马和天降的看法

我这个人一直萌的都是青梅竹马型,而且很不喜欢天降,凭什么一个人的出现就要毁了一个人多年的心血,我知道爱情不讲公平,可是如果你毁了我的公平,那么我放手是我对你的仁慈,我毁了你是我对得起自己。所以我能接受青梅竹马的爱情也完全能接受青梅竹马的黑化。

魔道祖师一点自己的心德

之前看《魔道》觉得快意恩仇
现在再读,只觉得满目苍凉
我心中的那个云梦少年魏无羡,那个夷陵老祖魏无羡,已经身死乱葬岗,天地之间再无踪迹了。
重生的那位,只觉得再无魏无羡曾经的洒脱,曾经的傲气,魂魄是他却又非他。
他回来只是为了了个心愿罢了。

一个吸血鬼千百年来的心动